CEO Becky Wong – writing for a Column on Master-Insight.com

  • 14 Jan, 2020

CEO Becky Wong’s afterthoughts on Hong Kong after 7 months unrest. Hopefully peace comes back to the Pearl of Orient. Escalating geopolitical risks are impacting global financial markets and China’s HK is the least spared.

香港金融業何去何從?——重訪德國柏林的感觸

筆者最近剛從德國柏林回來,有個小小的感觸。從東西德的分離與復合,不難令我回想香港100多年的殖民地統治97年回歸祖國懷抱。

專欄:寰宇視野 作者:黃少娟 日期:2020-01-06

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後,柏林又經過30年的重建,才得以恢復元氣,並成為歐洲最重要的初創城市。(Shutterstock)
1980年柏林圍牆倒下後,柏林又經過30年的重建,才得以恢復元氣,並成為歐洲最重要的初創城市。(Shutterstock)

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後,柏林又經過30年的重建,才得以恢復元氣,並成為歐洲最重要的初創城市。(Shutterstock)A+AA-

香港持續六個月的動亂,給我這香港金融界的中堅分子,上了最短、最真實卻又最昂貴的政治與社會科學課。土生土長於香港的我,畢業於中文大學商學院,並通過校園招聘直接成為了美國銀行的見習生,轉眼已快要40年。我不僅親眼見證了香港八、九十年代的經濟騰飛,更與在獅子山下成長的這一代人一起出過一分力量,使香港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。

香港的金融圈在銳變

我所在的金融圈,對這份榮耀有着更深刻的感悟,目睹香港躋身國際金融中心地位,與紐約、倫敦並駕齊驅,超越了80年代繁盛的東京。香港的地位完全有賴於香港的法治與基建,我們這一代的教育制度也是功不可沒。競爭激烈而公平的考試制度培養了不少精英學子,這些精英學子隨後受聘於在80年代擴展業務到亞洲四小龍的英美巨企。我們這一代的人在國際企業的體制內成長,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業務人員交手,視野也如此一點一滴地擴闊。那時還沒有互聯網,我們的學習是最佳的「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」的寫照。跟隨英美上司和發奮上進的同儕學習,許多專業人士和創業者取得了成功。

香港的金融圈也在銳變。科技與金融的結合,終於在我久待之後來臨。兩年前我看到政府大灑資源不遺餘力地推動科技及創新,使香港在競爭激烈及萬變的科技發展領域上搶攻一點席位,不至於落後太遠。但事實上,香港已經失去了最佳的科創開闢時期了。1997回歸後至2003年沙士期間應該是最理想的時機。當時房地產價格大幅回落,人才濟濟。政府如果能夠早有覺醒加大力度發展科技、人才與教育,推出鼓勵科創的政策來挽留人才,香港不會落後至此。經濟政策需要有遠見,需要人才,更需要獅子山下的拼搏精神。俗語說:「來得易去得易也。」我真不敢相信我們年輕時曾經奔跑追逐太陽,如今卻要看到夕陽西下的香港。

從東西德分裂復合回想香港回歸祖國

筆者最近剛從德國柏林回來,有個小小的感觸。東西德於世界二戰後分裂,1961柏林圍牆的修建令不少家庭分隔30年。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後,柏林又經過30年的重建,才得以恢復元氣,並成為歐洲最重要的初創城市(start up city)。筆者2015年曾到訪柏林,才四年光景,柏林的科創成就已不可同日而語。隨文附上柏林start up location map 那活力滿滿的景象隨處可見。當地wework private office 的租金比倫敦的還要貴。

從東西德的分離與復合,不難令我回想香港100多年的殖民地統治97年回歸祖國懷抱。《中英聯合聲明》也是在八零年代草擬,筆者在八零年代,前路動盪人心惶惶之時開展事業,心情也像五味瓶。可是港人還是刻苦耐勞各安本分地去工作。香港從貿易港跨步銳變成為亞洲區金融服務行業翹首。踏入九零年代很多精英不忘初心,身體力行以金錢及專業知識投身中國業務,筆者也是從那時開始涉獵大中華的業務,常常出差到海峽兩岸。看見國內遍地開花極速的發展,尤覺欣慰。新中國僅用70年的時間,恢復了300年以來的強國之勢。香港更已晉升為國際金融中心,迎來了黃金機遇,更努力發揮中國國際窗口的作用。

柏林start up location map 那活力滿滿的景象隨處可見。(作者提供)

柏林start up location map 那活力滿滿的景象隨處可見。(作者提供)

今天的香港成就真的得來不易

可是大部分港人發夢也想不到潛在的危機就在去年6月爆發。反修例的抗議不斷的演變,暴力不斷升級到了無日無之街頭暴亂的今天。我真的從莫明變得更了解國際政經的玄妙。儘管我常時閱遍經濟新聞,從前其他國家動盪的消息,也影響資本市場,總沒有那種切膚之痛的感覺。我在銀行業務上也算身經百戰,經歷過89年民運、91年蘇聯經濟危機、97年亞洲金融風暴、03年沙士/伊拉克戰爭、08年環球金融風暴,每次都驚心動魄,一次比一次更艱難。凡此種種,無論怎樣香港經濟也能恢復過來的。

但2019年這一役的震盪,我不知其他人士的看法,但我確實要接受Shock Therapy 。重新認識香港,再次構思為中國及香港未來,能做的一些新貢獻。去年的除夕香港缺席於環球時鐘,不能在世上最美麗的海港綻放煙花。這一點的遺憾,我們是否要一起反思,如何再次讓香港重上軌道,融入祖國大地,搭上中國發展的快車,共享成果。祖國大地就在我們的腳下,祈盼香港年輕一代懂得多多珍惜。今天的香港成就真的得來不易!